沙与沫

沙与沫(第三节)

2021-03-14 20:56:38  本文已影响人 

    一个诗人要想寻找他心里诗歌的母亲的话,是徒劳无功的。

    我曾对一个诗人说,"不到你死后我们不会知道你的评价。"

    他回答说,"是的,死亡永远是个揭露者。如果你真想知道我的评价,那就是我心里的比舌上的多,我所愿望的比手里现有的多。"

    如果你歌颂美,即使你是在沙漠的中心,你也会有听众。

    诗是迷醉心怀的智慧。

    智慧是心思里歌唱的诗。

    如果我们能够迷醉人的心怀,同时也在他的心思中歌唱,

    那么他就真个地在神的影中生活了。

    灵感总是歌唱;灵感从不解释。

    我们常为使自己入睡而对我们的孩子唱催眠的歌曲。

    我们的一切字句,都是从心思的筵席上散落下来的残屑。

    思想对于诗往往是一块绊脚石。

    能唱出我们的沉默的,是一个伟大的歌唱家。

    如果你嘴里含满了食物,你怎能歌唱呢?

    如果你手里握满金钱,你怎能举起祝福之手呢?

    他们说夜莺唱着恋歌的时候,把刺扎进自己的心膛。

    我们也都是这样的。不这样我们还能歌唱吗?

    天才只不过是晚春开始时节知更鸟所唱的一首歌。

    连那最高超的心灵,也逃不出物质的需要。

    疯人作为一个音乐家并不比你我逊色,不过他所弹奏的乐器有点失调而已。

    在母亲心里沉默着的诗歌,在她孩子的唇上唱了出来。

    没有不能圆满的愿望。

    我和另外一个我,从来没有完全一致过。事物的实质似乎横梗在我们中间。

    你的另外一个你总是为你难过。但是你的另外一个你就在难过中成长;那么就一切都好了。

    除了在那些灵魂熟睡、躯壳失调的人的心里之外,灵魂和躯壳之间是没有斗争的。

    当你达到生命的中心的时候,你将在万物中甚至于在看不见美的人的眼睛里,也会找到美。

    我们活着只为的是去发现美。其他一切都是等待的种种形式。

    撒下一粒种子,大地会给你一朵花。向天祝愿一个梦想,天空会给你一个情人。

    你生下来的那一天,魔鬼就死去了。你不必经过地狱去会见天使。

    许多女子借到了男子的心;很少女子能占有它。

    如果你想占有,你千万不可要求。

    当个男子的手接触到一个女子的手,他俩都接触到了永在的心。

    爱情是情人之间的面幕。

    每一个男子都爱着两个女人:一个是他想象的作品,另外一个还没有生下来。

    不肯原谅女人的细微过失的男子,永远不会欣赏她们伟大的德性。

    不日日自新的爱情,变成一种习惯,而终于变成奴役。

    情人只拥抱了他们之间的一种东西,而没有互相拥抱。

    恋爱和疑忌是永不交谈的。

   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,被一只光明的手写在一张光明的册页上的。

    友谊永远是一个甜柔的责任,从来不是一种机会。

    如果你不在所有的情况下了解你的朋友,你就永远不会了解他。

    你的最华丽的衣袍是别人织造的;

    你的最可口的一餐是在别人的桌上吃的;

    你的最舒适的床铺是在别人的房子里的。

    那么请告诉我,你怎能把自己同别人分开呢?

    你的心思和我的心怀将永远不会一致,除非你的心思不再居留于数字中,而我的心怀不再居留在云雾里。

    除非我们把语言减少到七个字,我们将永不会互相了解。

    我的心,除了把它敲碎以外,怎能把它打开呢?

    只有深哀和极乐才能显露你的真实。

    如果你愿意被显露出来,你必须在陽光中裸舞,或是背起你的十字架。

    如果自然听到了我们所说的知足的话语,江河就不去寻求大海,冬天就不会变成春天。如果她听到我们所说的一切吝啬的话语,我们有多少人可以呼吸到空气呢?

    当你背向太陽的时候,你只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 你在白天的太陽前面是自由的,在黑夜的星辰前面也是自由的;

    在没有太陽,没有月亮,没有星辰的时候,你也是自由的。

    但是你是你所爱的人的奴隶,因为你爱了他。

    你也是爱你的人的奴隶,因为他爱了你。

    我们都是庙门前的乞丐,当国王进出庙门的时候,我们每人都分受到恩赏。

    但是我们都互相妒忌,这是轻视国王的另一种方式。


关注本站公众号
每天推送精美散文!
返回沙与沫列表
展开剩余(
上一篇:沙与沫(第二节)

继续阅读

延伸阅读